千人齐心驱魔记

2016-09-01 09:41:07 作者:韦茂双 来源:gxgwhg 浏览次数:0


      2016年清明节以来,我几乎都是在忧喜交加和百感交集中度过。忧虑的是病魔的张狂和医药费的高昂,喜悦的是人心的温暖和爱心的炙热。   
    4月6日晚上10点多钟,壮弟与工友饮茶聊天中,突感肚子隐隐绞痛,便立即到广维医院就诊。11时左右,我和小弟到医院看他,他躺在病床上疼痛得冷汗直冒,“嗯嗯”呻吟着……小弟开玩笑说“人家女人生小孩都没有你啍这么大声!”我们送他去进行各种检查。B超没有发现问题,拍片也没发现问题,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们问值班医生什么病?医生说“还不清楚。”凌晨1时左右,实在挺不住了,我回家睡觉,小弟继续陪护。
    7日上午10点多钟,内科医生打来电话:“你们家属不来陪护呀?”“他自理不得呀?哪里用陪护哟!”“你们不来陪护,出问题你们自己负责!”我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因有事走不开,赶紧打电话给休息的强弟,叫他去医院陪护。下午4:30分左右,强弟来电“大哥,快来!壮弟病危了,须转地区医院。”
    当我赶到广维医院时,主管医师告诉我:“打针用药后,他的淀粉酶居高不下,估计是胰腺炎,必须马上转到地区医院治疗!”“这么要紧呀?好,我们马上转院!”当我走进病房时,壮弟脸色惨白,肚子胀鼓鼓的,没有屎没有尿,血压低得护士换了4个血压计才测得出来,只有50多。
    当救护车拉我们到河池市第一人民医院后,直接把他送进重症监护室(ICU)。经过初步诊断和检查后,叶主任找我们家属谈话:“病人病情十分严重,多器官处于休克状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们家属要有思想准备。”我半信半疑问道“这么严重?主任你别吓我们。”“不是我吓你们!你们自己可以上网查,急性重症胰腺炎死亡率非常高,百分之五十概率!”听叶主任这么一说,我和强弟脸色都变了“这个病这么恐怖呀?!”“对,这个病就是这么恐怖!而且治疗费用非常高。”“多少费用?”我极为关心地问。“十万起步!”叶主任回道。我听错了,以为是3万元,爽快地说“3万元,没问题!”叶主任立马纠正道:“不是!10-15万元!”我和强弟一下子都蒙了,异口同声道“这么多呀?”“多?在我们这里是10-15万元,在南宁区医科大是30-40万元……你们治不治?治,我马上安排急救措施,不治,你们拉回家或转到上级医院去。”“先别急,毕竟费用太高了,我们几兄弟商量一下再决定吧,好吗?”我无奈地说。“好吧,不过要尽快决定!以免错过时机。”叶主任站起来道。
    重症胰腺炎的危险,我早有耳闻,身边工友的亲人,就有两人就是被这个病魔无情夺去生命的,其中一个手术台都没下来就撒手而去了,另一个花了100多万元,最后还是人财两空。这个急性重症胰腺炎就像万丈悬崖一样,使我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治嘛,壮弟没有一分钱,也没有成家,父亲去年底刚去世,母亲年老体弱,家里根本没有能力!我们几兄弟都是困难企业员工,高昂医药费我们承担不起呀!最终结果可能就是人财两空。不治嘛,壮弟才37岁,就此放弃,于心何忍?何况他还有医保托底呢!经过电话反复商量,四个弟妹都听从我的意见,尽管大家都没有多少钱,还是先凑钱救人要紧,至于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如果实在挺不住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重症监护室,简称“ICU”,我曾在《北京文学》上的两篇报告文学中有所了解,但其治疗费用如此之高,是始料不及的。一天1万多元,简直是“吞币机”,一般的工薪阶层根本无法承受!其结局只有两种:要么是倾家荡产治病,因病返贫;要么是因高额医药费而却步,忍痛别离亲人走上奈何桥,直奔黄泉而去。
    经过lCU的8天治疗后,壮弟病情基本稳定,但大小便仍没有,肚子仍胀鼓鼓的。14日上午开始转入肾内科治疗,壮弟单位领导和同事、亲朋好友相继前往探视,并纷纷解囊相助。当得知我们全天护理困难时,热电厂厂长钟明林和工段长韦明韬便安排5、6位工友轮流值白班,我们几兄弟轮流值夜班。为帮助我们节省开支,唐华荣师傅从自家带来折叠躺椅供我们晚上休息。
    经过5天的透析治疗,壮弟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持续恶化。18日晚上,主管医师韦医师告知,经过医院内专家会诊,壮弟必须转到自治区医科大进行治疗,可能还有一线希望,否则,就是等死,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韦医师的话,像一个滔天巨浪,将我们从他出ICU的满怀希望,又抛入了绝望的深渊,我们又再次在医与不医的十字路口徘徊:继续医吧,医药费已花掉了10万多元,我们又去哪里筹集四五十万元的巨额医药费呢?尽管职工医保一年内累计可以报销37万元,但是缺口十多二十万元,我们又去哪里找这么多钱呢?  我们都是贫困山区的农家子弟出身,所有的亲友都与我们差不多,除了维持日常生活花销和人情来往外,每年基本上所剩无几,几乎拿不出多少闲钱,实在是求借无门呀!不医嘛,他年纪那么轻,不甘心!不忍心呀!几兄弟姐妹反复磋商后,我们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再堵一把,……兄弟一场,我们尽量做到仁至义尽,至于结果如何?只能看他自己的命数了。
    尽管医师建议送区医科大治疗,但综合各方面因素考虑,我们决定还是送到区人民医院治疗,因鸾妹也是壮弟的姐姐在区医院外科工作,熟悉医院和医师,照顾病人也方便些。
    19日下午3时多,救护车将我们送到区医院,直接送进了ICU抢救。医院告知,预计治疗费七八十万元,要做好钱的准备。
壮弟又再次进入ICU后,我们则绞尽脑汁想办法筹钱,各自分头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借钱。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没钱就是孙子!有钱人找钱不难,没钱人找钱,比登天还难!有位亲戚,与我关系颇铁,平时财大气粗的,当我还未开口借钱时,他直言不讳“钱,我是有!但我前几天借给xx10万,xx欠20万尚未还,……手头确实没钱,有的话,可以借给你十多二十万没问题!”他的意思表达得一点不含糊,人情我已给了,钱,我有!但一个子没有借给你!真是世态炎凉呀!爹亲娘亲,不如钱亲!只要兜里有钱,老头子都可以当作三叔使唤。
    正当我们为高昂医药费愁眉苦脸的时候,组织和工友们纷纷向我们表达了关爱之情,伸出了温暖之手。
    壮弟单位领导两次提出要组织员工为他捐款的动议,都被我以暂不需要为由拒绝了!不是我们不缺钱,不需要援助,而是我工会主席的身份十分尴尬!如果是其他工友出现重病的话,我早就组织员工捐款献爱心了!但是,我不能这么干呀!我不能组织员工为我的弟弟捐款治病呀!我只能动脑筋想其他办法。我首先想到的是职工医疗保险,我找到市人社局的分管领导,看是否有特殊政策可以多报些医药费,回答没有。职工互助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他虽然参保,但都不符合理赔范围。最后,我满怀希望地向河池市总工会领导汇报壮弟情况,市总班子研究后决定,一是企业和工会应立即启动救助行动;二是市总把壮弟列入特困职工救助;三是市总给予最高限额的医疗救助1万元。
    4月23日上午,热电厂分会主席赵庆华和机关二分会主席韦庆杰到我办公室汇报:各分工会主席都建议应该组织员工为壮弟捐款献爱心,员工们也有捐款的意愿,工会是否可以发出倡议?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最脆弱的神经抽搐了几下,眼底涌出了热泪,极为感动地哽咽道:“我感谢大家的关心……但我是工会主席,工会发出倡议不合适呀!”他们颇为理解地说“那我们直接找张书记汇报去!”
    4月27日上午,公司班子召开碰头会,党委书记、总经理张正和主持。会上,我还是坚持认为发动员工捐助不合适,但大家一致反对!大家都认为,壮弟不仅仅是你弟弟,还是公司职工,工会会员,工会有责任也有义务组织募捐医药费。在听取班子成员发言后,最后,张正和书记拍板了“公司班子决定,由公司工会和热电厂分会联合发出“‘救助工友’募捐倡议”,公司也将从员工互助基金中支付最高限额的互助金进行补助”。
    尽管公司班子定下由工会发出倡议募捐,我坚持不出面,由工会干事黄耀宗召集各分会主席布置募捐事宜。我本来不抱太大希望,估计能募得一两万元就不错了!因为前两年,工会也曾发起募捐过,也只得一两万元而已。再加上公司经济效益不好,员工收入不高,物价又那么高,生活压力那么大。但是实际效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也听到了许多感人动心的事情,令我十分感动。
    热电厂只有100多人,前后就捐了1万多元,6位已经退休了的老师傅和三位员工家属闻讯后都专程赶到厂里来捐款。身体多病退休女职工陈桂英除了参加厂里组织捐款外,还先后专程到市医院和区医院探视,每次都资助200元,前后共捐了500元,而她本人身体多病,生活比较困难。工友卢柳芳除了自己捐款200元外,她还在佛教友微信圈里发出倡议,筹得善款405元,交到分会。仓储部50名员工共捐了5090元。
    全公司员工积极响应工会的“救助工友”的倡议,上至张总经理,下至一般工友,都纷纷伸出热情的援助之手,有的10元、20元; 有的50元、100元;有的200元、300元。工友龙宇良捐了1000元,党群工作部的黄耀宗、黄启成、辛晓东、赵文友每人都捐了500元……涓涓细流,终汇成江河,全公司782人捐款献爱心,共募得善款40557元。因轻微脑梗造成行动不十分方便的仓储部工友覃秋丽,除了捐助200元外,多次向我表示,如果钱紧张,她可以先借1万元救急。已在北海上班的原工友韦大剑和退休后在宾阳县居住的吴卫群,都电话委托他人各捐100元。
   远在安徽省巢湖市的公司董事长吴福胜,从广维时讯中知道公司员工捐款救助壮弟的消息后,在公司微信上留言鼓励“一人有难,大家支援!我们是一家人,皖维职工互助基金支持5000元,我个人捐200元。请张总代办,祝茂壮兄弟早日康复!吴福胜。”第二天,张总就派人将5200元打入壮弟帐户。吴董事长和张总本来计划发动皖维和蒙维员工为壮弟捐款献爱心,但我觉得牵涉面太大,影响不好,故意拖延将相关材料传过去,也不及时向总部工会汇报。为此,我被张总在电话里狠狠批了一顿。
    故乡的亲朋好友们得知壮弟病危医疗费极高的消息后,也纷纷通过电话、QQ、微信、到医院探视等形式,表达关爱之情,慷慨解囊相助,建维表弟捐助了4000多元;壮弟一位朋友,她女儿患地中海贫血症,十天半月要上医院输血一次,日子本已紧巴巴的,当听说壮弟病重后,他捐了100元,并打来电话表示谦意“本来应该多帮点,不过实在太困难了!过几天又送女儿上市医院输血。”5月20日,鸾妹将救助壮弟的信息发到朋友圈,故乡的各个Q圈、微信圈被刷爆,在故乡的亲朋好友和外出工作或务工的乡亲,纷纷汇来爱心款和红包,有些人是朋友的朋友,是我们不认识的“陌生人”。23日晚,当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情况时,我觉得亏欠乡亲们太多了,这个情债如山,难还呀!于是,命令鸾妹删掉信息,封闭帐户,停止接受捐款。为此,还未来得及捐款的乡亲们纷纷打来批评电话。
    在众人的戮力同心援助下,经过3个多月与病魔的顽强抗争,壮弟终于7月17日走出了医院!但仍需休息3个月后再到医院进行手术缝合肚子,移除导流管。虽然壮弟并未完全痊愈,未来的状况如何还是个未知数,但还是让我们倍受鼓舞!我们的坚持和努力终于没有白费!终于齐心协力把他从冷冰冰的鬼门关里硬拽回来,重返了温暖的人间。这是让所有为他付出爱心的工友和亲朋好友们倍感欣慰的好消息!因为有千人的爱心和善举,重新燃旺了他的生命之火,感动了命运之神,驱离了穷凶极恶的病魔,吓退了阎王爷,他才有机会从阎王殿里爬出,踉踉跄跄地从奈何桥上归来。对于壮弟能摆脱病魔的魔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和感慨。工友们认为,如果没有我们兄弟姐妹们的坚持和努力,不轻易放弃,不可能有今天的奇迹!故乡的亲友们则认为,如果没有单位和医保,他早已成为了旧鬼!我则认为,公司和医保是他重生的坚强后盾和基本保障,如果没有工友们和亲友们的慷慨解囊的善举,雪中送炭的善行,我们也将力不从心,难以为继,薪断火灭。壮弟的劫后重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菩提树上所结出的善果。
    回顾3个多月来壮弟与病魔抗争的过程,我的心情会随着他病情恶化或好转而起伏变化,喜怒哀乐焦虑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真是尝遍了酸甜苦辣涩五味。当他病情略有好转时,我感到高兴和欣慰,毕竟我们千人的努力和坚持是值得的!他命不该绝!当他病情恶化,医药费每日以五位数速度“噌噌”地往上增长时,我们兄弟统一战线逐渐出现了裂痕,有人主张继续治疗,不能放弃;有人主张长痛不如短痛,以免高昂医药费拖垮兄弟姐妺们,因为大家还要生活下去。特别是护理他的坚弟和鸾妹,一个是乐观派,一个是悲观派;一个多报喜少报忧,一个多报忧少报喜,有时两个人的前后来电内容都不一样。听到鸾妹电话时,让我们觉得希望就在眼前,就是倾家荡产、债台高筑都要救他不可!接到坚弟电话,眼前漆黑一片,不知曙光在哪里?何时是尽头?这种时候最难抉择,不知听谁的好?是该坚持还是放弃?大家都在等着我这个大哥拿主意,我也不敢轻易表态呀!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可不慎重!我更不敢一意孤行地固持,一个人扛,我也扛不起啊!因为距离治愈遥遥无期,巨额医药费这个无底洞深不可测,没有尽头,尤其是医保用完后,全额自费,任何人都挑不起这座沉重的泰山啊!我两个月的工资,就是不吃不喝,也不够一天的医药费。最艰难的时候,我两次跑到区医院看他的病况后才决定治还是不治。经过反复沟通,大家思想逐步一致:总靠呼吸机在ICU里维持生命,总不是办法!5月10日必须撤离呼吸机,无论他是否挺得住,都要撤!拖延下去毫无意义,我们也拖不起呀!哪知道他也非常争气,5月7日,他终于脱离呼吸机,十多天后就从ICU里出来了!我们高兴极了!真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当他太痛苦了,在重症监护室自已拔掉呼吸管和针头想放弃治疗,晚上11:30医院叫家属去做思想工作,当我赶到市医院时,极其愤怒!大声叱责他“你想死,就快点死!不要拖累兄弟姐妹们!你知道你住在这里,一天多少钱吗?一天1万多元!你不配合治疗,我们有多少钱来陪你玩呢?”,听了怒骂后,他只说了一句话“这么多呀!太难受了!”便不再做声,任由护士重新插管、扎针。当他嘴里插满管子不能说话,鸾妹去探视他时,他示意拿笔给他写字,他在纸上写下“太难受了,想死!”“想回家!”几个字,他姐劝他说,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你死是容易,老母亲还在家里,你对得起吗?你对得起我们兄弟姐妹吗?我们为你操碎了心,借了一屁股的债!你对得起你的工友们和亲朋好友们吗?大家为了救你的命,捐款救助你……当妹妺电话里告诉我这些情况时,我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他也不易呀!被病魔折磨得活下去的念头都没有了。当他持续一个多月发烧、呕吐,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我在值班医师面前埋怨“发烧、呕吐一个多月,都治不了,你们医院的水平也太差了吧!”值班医师说“他这个病,全身器官都被打击,死亡率高达70%,能救成这样,已经是奇迹了,和他前后进来的四五个人,早已离开了人世了……”听了值班医师的一番话,我感到羞愧,讲了不该讲的过头话。由此联想到,社会上这么多伤医闹医事件的发生,可能也是这样起因吧?医患间不信任,巨额医疗费,治疗效果不达预期,患者及家属焦虑的情绪,医生护士的冷漠态度,医生医术水平不高或医疗事故……所有这些因素,可能都是事件的直接导火索。     
    当听到主治医师说,13日壮弟可以出院的消息后,我们高兴极了!大家都以最快速度打电话给亲朋好友,报告这个喜讯,分享喜悦。
7月17日,对我们家族来说,绝对是个值得纪念的好日子!因为从这天开始,壮弟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因为从这天开始,我们将不再为沉重如山的医药费而担惊受怕!不用再为他背负巨额的债务。因为从今天开始,兄弟姐妹间不会再为巨额的医药费而阋墙。因为从今天开始,千人的爱心终于驱走了残酷暴虐的病魔,迎来了生命曙光。
    千人齐心成功驱离病魔,真是大爱无疆,大爱无敌!
拯救壮弟生命过程,这是一曲爱的奉献之歌,这是一首生命的赞歌,这是一场团结就是力量的大合唱,这是社会大家庭的温馨港湾。
面对病魔的灰溜溜逃遁,面对爱心的欢庆胜利,诸多感慨在心间激荡,久久难以释怀。
    面对千人的救助行动,我心存感激,心怀感恩!大恩不言谢,大恩难谢,谨作此记,铭记众恩。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主办单位:永利国际娱乐党群部 公司电话:0778--3112303 传真:0778--3110517 投稿邮箱:gw3112318@163.com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宜州市金宜大道688号  邮编:546307

备案号:桂ICP备10002841号 后台管理

您是个访问者

桂公网安备 45128102451317号